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77

ming9705
|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8-9-8 09:51 編輯

(一) 陰界空間
早上十時,我依地址來到北角一幢多層式住宅,按了門鈴,應門是一位老婦人。「我是來找葉生的。」老婦人請我入內,一位少婦上前來。「你一定是明大師了,明大師,你好,多謝你能夠來,依玲,呀,即黃太呢,說你可以幫到我們。」「是葉太嗎?不用客氣,先讓我測量一下。」「好,請明大師。」我從公事包取出羅庚,在屋內走了一圈,發覺近厠門有異樣,我從新再測量,禹步而行,我看著指針的擺動,內心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了。葉太有點心急的問:「明大師,怎麼樣?」我問取了家中各人的出生年份,計算一下之後,便說:「你先生呢?」葉太說:「他剛起牀,在洗手間。」老婦人說:「他昨晚又……」葉太說:「媽,等大師講……」我說:「你們家宅格局不錯,現七運當旺,家宅中人事業運好,只是……伯母是不是在這裏住宿?」葉太說:「我媽只日間幫忙照顧我女兒,不留宿的。」我說:「嗯,葉生平時有沒有異樣呢?」葉太說:「大師指的是什麼?」我說:「葉生命格與牀向相犯,又家宅中有陰氣積存,恐葉生因而受到陰氣所牽引……」老婦人聽了我的話很緊張的說:「大師說得對,他已有好多晚不停地轉……」葉太說:「大師,實不相瞞,我先生這個月來差不多每晚或每朝早都做凌空踏單車的動作,我們就算壓住他,他也會推開我們繼續做,當他停了下來之後便很疲倦地睡了……」老婦人說:「我聽人說在街角拜祭,我前幾天拜了,亞玲說那晚亞志半夜走了上街,都不知是不是我拜錯了什麼?唉……」我笑了笑說:「伯母你沒有錯,只是效果不理想。」葉太問:「那怎算好呢?」這時葉生從洗手間來到大廳,我請他坐下,端詳他的氣色,說:「葉生,你自己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嗎?」葉生說:「起初我是不知道的,只感到好像睡極都不足夠,後來我太太和外母告知,我才知發生事故,最近一次早上我想起床,但我動彈不得,突然雙腳自動凌空踏轉,我想停下來,但不能,只好大叫,我太太和工人走進來按著我,好一會兒才停下來,我全身標汗,我太太己嚇得面青了。」我問:「是幾時發生?」葉生說:「是外母拜祭完街角之後。」我聽了葉生一番話後,沉吟之間,再走到厠門附近,突然感到有一股氣衝著我,於是我手握金剛拳,心誦般若咒,那股氣才彈開,我又走到葉生的卧室,在他牀頭徘徊,感覺氣聚不散。我回到廳中,葉生和葉太臉色凝重的問:「大師,怎麼樣?」我說:「我也老實說,貴宅中有聚陰之氣,就在厠間,情況本不太壞,但因伯母拜了街角,引動外在陰氣與貴宅陰氣互相牽動。」老婦人說:「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大師,請幫幫忙……」我說:「又不能全怪伯母的,若不是貴宅陰氣過聚,外在的陰氣也未必可以受到牽引的。」老婦人說:「哪有沒有辦法啊?」我說:「哪要葉生幫幫手了。」葉生說:「我要怎樣做?」我說:「這裏有一紙般若咒,你把它貼在厠門鄰牆壁下,然後每日誦咒七次才睡。」葉生說:「我不懂唸啊?」我說:「一會我傳咒給你,你依我做法便可,七天後我再來看看。」葉生說:「多謝明大師!」七天後,我再到葉宅。葉生告訴我:「大師,有件事很古怪,昨天當我唸完咒後回房睡覺,夜半起牀到洗手間,正想推門時聽到裏面有人說話,是一個男聲:『走吧,我們走吧。』跟著我聽到一些紛紛雜雜的男男女女和小孩的聲音,過了一會兒便靜止了。」我說:「嗯,讓我再看看。」我拿出羅庚來再量度,發覺果然氣散了。我說:「很好,現在你給我一杯清水,我用大悲心咒封了這個氣場。」我完成法事後對葉生說:「請葉生你再唸咒七天,應該氣不再聚了,你那個毛病也不會再發生了。」這時老婦人給我一封利是,說:「明師傅,這個給你,很多謝你的幫忙。」我阻止說:「伯母,多謝,如果我收了你的利是,氣場便不靈光了。」老婦人說:「但麻煩師傅太不好意思了。」我說:「你把利是捐給佛堂便成了。」七天後,葉太打電話給我說:「明大師,很多謝你,阿成已經無事了!」
ming9705
|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5-13 19:05 編輯

(二)玉珠手鍊 之一
一天,助手告訴我有位老婦人找我,我請她進來。
「明師傅,還認得我嗎?」
「呀,你是葉太的母親。」
「是呀,我先生姓張的。今次來是想找你幫忙。」
「張老太,有什麼事呢?」
「是這樣的,我兒子和新抱他們……」

這天我來到張老太兒子張家輝的住宅,只見張生一臉愁容。
「明大師,請你一定要幫幫忙,阿美她……唉……」
「張生,先讓我測量一下。」
我從公事包取出羅庚,在屋內走了一圈,來到窗戶,窗向西南,面向山丘,細看山中有一墳,這時陽光照著山丘,山墳看得清楚,我搯指算算。
我指著窗戶問張生:「晚上看過去,你看到什麼?」
張生搖頭說:「沒看到什麼,有關係嗎?」
「張太呢?」
「在房內。」
「可以看看她嗎?」
「請。」
我走房內,看見張太一臉木然地坐在牀邊。
「張太,你好。」
她茫然抬頭望望我,點點頭。
我端詳張太臉色,再細看她的眼神。
張太聲音細柔地說:「阿輝,我很倦,我想休息。」
我說:「哪我們到廰中談談。」
張生安頓他太太卧牀:「阿美,你休息一下吧。」
我和張生來到廳坐下,張生急不及待地問:「明大師,怎麼樣?」
「張老太早跟我說了你的太太的情況,現在的問題是要弄清源頭。」
「是窗戶那個山墳?」
「最近你和張太到過什麼地方?」
「唔,到過台灣,大師提起,我醒起來,從台灣回來,阿美就有些異樣,不以為意,但最近她開始木木獨獨,喃喃自語,望著我好像不認得我,我拍拍她,她對我笑笑,總是怪怪的。」
「哪你在台灣到過什麼地方?」
「都是一般的旅遊點,呀……有一天,我們去到一個旅遊點,我和阿美好奇走進過一間破廟,但當時都沒有什麼。」
「好吧,張老太,麻煩你出外買點用品回來。我先在這裏佈置一下。張生,如果你太太醒了,你來告訴我。」
當張太醒來後,我請張生把張太從牀上扶起來,張太背靠牀頭,雙目緊閉。
我向她繞唸了一些咒語,突然她張開眼睛,坐直身子:「大師,救我。」
「張生,快拿那杯大悲水讓張太喝下。」
張生連忙把大悲水半灌地讓張太喝下,當張太喝完後,身子一軟,便倒卧牀上。
「大師,她……」
「不用驚慌,讓她休息一會兒。」
不一會兒,張太慢慢甦醒過來。
「阿美,你醒了。」
「阿輝。」
「這是明大師。」
「啊,明大師,我有事要告訴你,你一定要幫我。」
「好,張太,慢慢說。」
lamhonpui
|


Lopopo
|




bobbymama
|
follow

ming9705
|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5-13 19:06 編輯

(三) 玉珠手鍊之二
「明大師,你看看這條玉珠手鍊。」
張太把手腕的玉珠手鍊脫下來遞給我,我拿在手中,一股寒氣凝結,我連忙心誦六字明咒。
張家輝說:「這是我們在台灣破廟旁的攤檔買的。」
「唔……就是她……」
「明大師,你也感覺到……」
「是的,張太,你說說看。」
「從台灣回來,起初也沒有什麼特別,我如常的生活,一天,我看見我在台灣買的玉珠手鍊,便拿來戴在手腕,誰知那天晚上,小翠來找我,我告訴我她的經歷,要我救她,但我不知怎樣做,她不斷地求我……」
「張太,你慢慢來,把小翠的經歷說給我聽。」
「是樣的……」

張小翠,台東縣人,國中畢後跟朋友小婷到台東市找工作,住在朋友處,朋友有一個鄉親叫溫可山,介紹她們工作,最初在店面打工,但賺取不豐,僅夠糊口交租。
後來小翠在溫可山甜言蜜語下做了陪酒女郎,由於小翠生得標緻可人,收入不錯,溫可山又哄又騙,終於小翠跟他上了牀,小翠認定跟著溫可山。
誰知溫可山只把她當作搖錢樹,還把逼她做召應女郎,小翠只能以淚洗面。
一天,溫可山又要小翠去接待一大客,小翠不願再做,溫可山一怒之下,不但掌摑小翠,還用手扼著她頸項,小翠不敵溫可山的力大,最後昏了過去,溫可山大驚失色,以為小翠已死,連忙用床單包裹小翠,找來行李箱,把小翠塞進去。
到了半夜,溫可山拖行李箱到一破廟附近,那裏人跡罕至,溫可山掘地把小翠埋了,在溫可山搬動小翠時,小翠手腕的玉珠手鍊脫掉在地上,溫可山也沒有為意。
後來小翠的朋友小婷見多天聯絡不到小翠,去找溫可山,溫可山訛稱小翠返回自己鄉去,小婷也就不以為意。
後來小翠母親見多月無小翠音訊,便來台東市找小婷,小婷才知悉小翠沒有回鄉,再去找溫可山,溫可山早已不知所踪了。
小婷和小翠母親便報警,但警方在無頭緒下也沒有辦法,結果小翠失踪一案只好不了了之。
小翠死得不明不白,含冤莫白,把魂附在玉珠手鍊上,當日玉珠手鍊掉了在地上,被溫可山無意地踢到一旁,沒被人發現。
直到今年,有一幫小孩在破廟附近嬉戲,被其中一小孩無意發現拾到,那小孩父母是在破廟附近擺攤檔的,於是便把玉珠手鍊放在攤檔上擺賣,又那麼巧,給阿美買下,帶到香港來。

「明大師,這些都是小翠在我腦中告訴我的,她更求我幫她,但我不知怎樣做,她不斷地求我……」
「唔,怪不得張太終日神情彷彿,自言自語!」
張家輝說:「現在怎算好?」
「不用擔心,剛才張太喝了大悲水,小翠暫時不會騷擾到張太,只是……」
「只是什麼?大師,救救我太太。」
「由於貴宅西南窗有一山墳,此方氣場不佳,張太雖然喝了我的大悲水,小翠暫時不能干擾到張太,但小翠冤魂仍存於貴宅不去,唯今之計……」
heiyau88
|


Lopopo
|
原帖由 ming9705 於 16-03-28 發表
(三)
「明大師,你看看這條玉珠手鍊。」
張太把手腕的玉珠手鍊脫下來遞給我,我拿在手中,一股寒氣凝結,我 ...




ming9705
|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5-13 19:06 編輯

(四) 玉珠手鍊之三
張家輝心急的問:「大師,要怎樣?」
「這條玉珠手鍊乃是小翠魂附之所在,我們要到台灣走一趟,找出小翠母親,把玉珠手鍊交還她母,以安小翠之魂,這樣才可以化解張太之陰氣。」
「我們到哪裏找?」
「小翠曾告訴我她工作的店面,我們可以去哪裏問問。」
「好吧,明大師,明天我去訂機票民宿,之後通知大師何日起程。」
「這條玉珠手鍊,張太也不好再戴上,但也不可隨便亂放,這樣吧,我在你家找個地方安放好,待起程前往台灣時,張太記得帶同前往。」
於是我用羅庚堪察,找到適當之方向,佈了一個小壇,安放玉珠手鍊,再唸上二十一遍百字明,鎮住小翠魂頭。

到了台東,我們依据小翠的敍述找到了她曾工作的店面,還找到了小婷,她仍在哪兒工作,小婷奇怪我們怎知道小翠失踪的事。
我說:「這裏不方便說話,請你跟我們到民宿,你自會明白。」
於是小婷和我們回到我們民宿的住房,我把玉珠手鍊向小婷展示。
「你們怎會有小翠的玉珠手鍊?這是小翠媽給她護身的。」
於是我略略向她說出小翠魂附玉珠手鍊,在機緣巧合之下,給阿美買了帶到香港,及小翠藉魂附玉珠手鍊纏上阿美的事。
小婷聽得目瞪口呆,也一臉半信半疑。
我請阿美戴上玉珠手練,著她閉目坐好,我右手結蓮花指按著她手腕的玉珠手練,左手結無畏印,口誦真言。
不一會,張太突然開眼:「小婷,是我。」
「你是……」
「我是小翠。」
「你是小翠?」
「小婷,你還記得我和你來台東時,我送給你一個小玉珮,說是我媽給我的護身符,我要送給你,但你不肯要,我說我有一條玉珠手練護身,我說你也應有個玉佩護身,你才肯要了,哪個玉珮還在嗎?」
「在呀……你真是小翠……」」
小婷上前抱著阿美:「小翠……」
「小婷……」
我把真言唸畢,散掌解印,阿美垂下頭來,我把玉珠手練從阿美手腕退出來,阿美才悠然甦醒過來。
「小婷,你知道小翠母親還在嗎?」
小婷點點頭,拭乾臉上的淚珠。
「哪你可以替我們找到小翠媽嗎?」
「可以。」
兩天後,小翠聯同一婦人來到我們民宿房間。
「伯母,他就是明大師,明大師,我已告訴伯母關於小翠的事。」
小翠媽一見到我便一咕嚕跪在地上:「大師,請替我的小翠做主,她死得很冤啊……」
我扶起小翠媽:「伯母,不用客氣,想問當日你向警方通報小翠失踪一案還可跟進嗎?」
「我去問問。」
小翠母親向台灣警方通報資料,由於台灣警方對於魂附之說也不甚抗拒,尤其偵緝刑案在無頭緒之下,也會寧信其有。
於是警方去到破廟附近空地堪探,果然在地下掘出一副屍體,經DNA驗證,真是小翠,警方於是發出通緝令,緝捕溫可山歸案。
事情終於水落石出,我把玉珠手鍊歸還小翠媽。
小翠媽含淚看著玉珠手鍊:「小翠真是苦命了,謝謝你,明大師。」
「不要客氣,小翠的魂仍未安好,我到你家設壇超渡,讓小翠魂安。」
小翠媽又一咕嚕跪下:「多謝明大師,多謝……」
我扶起小翠媽,著她在民宿大堂等我。
「張生、張太,我和小翠媽到她家超渡小翠,你們先回香港,待我回到香港,還要到你家處理風水上的問題。」
「我家還有問題?」
「是的,這裏有條手鍊,張太你戴在手腕,除洗澡外,這幾天不可離身,待我回港。」
兩天後我回到香港,剛抵達香港機場,便收到張家輝的電話。
「明大師,你回到香港真好,不好了,我太太她……」
Lopopo
|
原帖由 ming9705 於 16-03-29 發表
(四)
張家輝心急的問:「大師,要怎樣?」
「這條玉珠手鍊乃是小翠魂附之所在,我們要到台灣走一趟,找出小 ...




bunbuntai12
|


Yin2015
|

ntk_mami
|
等.....................
日日媽媽
|

ming9705
|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5-13 19:08 編輯

(五) 冤氣聚宅之一

我從機場來到東涌車站,張家輝的車子也到了。
我上了車,張太阿美即對我說:「明大師,你要幫幫我妹妹。」
「有事慢慢說。」
原來他們從台灣回來後,張太的妹妹去探訪過他們,誰知她回到家後就發生了怪事。
張太的妹妹阿倩,因為知道姐姐出了事,便去探訪姐姐,那天她回到家,突然發燒嘔吐,丈夫立即和她去醫院看急症,但却查驗不出原因來,從醫院急症室回來後,她便一直昏昏沉沉。
當我來到張太的妹妹阿倩家宅,一中年婦人趨前:「明大師,請你大大的幫忙。」
張太說:「這是我媽,我家姓陳的。」
「陳伯母,你好,不要太擔心,先讓我看看。」
我先巡視一下家宅環璄,用羅庚測量了方位,發覺近廚房的角落有點異樣,再算那方位為破軍廉貞交加,我問了張太妹妹的生年,搯指計算,臉色一沉。
陳伯母眼厲,看到我的臉色,便問:「明大師,是不是有什麼不妥?」
「此宅裝修頗新,你們新搬進來?」
這時看到張家輝同一男子從卧房走出來,張家輝說:「明大師,他是我襟弟郭俊傑,阿傑,他就是明大師。」
「明大師,你好,是的,我們搬進來不足一年。」
「入伙前有沒有做過什麼入伙儀式或拜四角之類的儀式?」
陳伯母接著答:「都沒做什麼入伙儀式,只是入伙前隨俗拜祭一下,灑些米豆之類,然後連同舊地主神牌一同掉棄。」
「什麼舊地主神牌?」
郭俊傑說:「是這樣的,我們買這宅時,是全新裝修,我們貪圖搬進來不用裝修,但不知怎的,收樓時看到近廚房的角落有一地主神牌,外母說待入伙拜祭時順便把地主神牌掉棄。」
「原來這樣!哪郭太呢?」
郭俊傑說:「在卧房裏,她姐姐陪著她。」
「我可以看看她嗎?」
「可以!」
我進了卧房,看見張太坐在床邊,她見我進來連忙起身:「明大師,阿倩仍是昏昏沉沉,你看怎樣?」
「待我看看。」
我來到床邊,看見郭太阿倩臉色蒼白,探其鼻息微弱,按其手腕脈跳,我吃了一驚,便握其手,心誦大悲心咒,才見她微微張開眼,但旋又昏沉過去。
「我們到廳裏再說。」
「明大師,我女兒怎樣?」
「明大師,我妺有沒有得救?」
「我就有話直說,張宅西南窗有一山墳,導致張宅陰氣乖張,才有小翠事件,但因我趕送小翠回台,未及疏導,故我給一手鍊讓張太戴上,就是防張太受陰氣牽引,此宅因舊地主神牌處理失宜,故你妹妹的到訪,把陰氣牽動,剛巧你妹妹是破軍命,把此宅舊地主神牌之陰氣與張宅之陰氣串流,結果使陰氣附纏你妹妹之身。」
「那怎算好?我女兒會不會……都是我不好…… 都是我不好……」
「陳伯母,你都是一片好心,不必自責。」
「明大師,哪要怎樣做才可令我妹無事?」
「這個有點棘手……」
Lopopo
|
原帖由 ming9705 於 16-04-02 發表
(五)

我從機場來到東涌車站,張家輝的車子也到了。




DeeDee07
|




ming9705
|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5-13 19:09 編輯

(六) 冤氣聚宅之二

「我要先回張宅看看,回頭再過來這裏,陳伯母,麻煩你替我買些應用物品。」
我交咐要買的物品,陳伯母便出門。
「郭生,你小心看著郭太,這裏有一只戒指,你給郭太戴上,以防萬一,同時請你去查查此宅上手業主有什麼問題。」
我把隨身的一枚六字咒戒指給了郭俊傑。
「張生,張太,我們回你家去。」
回到張宅,我再審視測度各方位,量針大致如常,只是今次從要西南窗望出去,陽光普照,但感覺一片濛濛,心知不妙。
「你們回來後有什麼特別感覺?」
「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有時在房內睡覺,聽到廳中好像有聲音,出到廳來又沒有什麼特別。」
「睡覺時呢?」
「呀,我記起了,有晚我感到好像有人站在床邊,我推醒老公,問他,他說我眼花。」
「那天你妹妹來訪,她有沒有到過你卧室?」
「沒有,她全坐在廳中。」
我沉吟了一會,張太問:「怎樣呢?明大師,問題嚴重嗎?」
「這樣吧,我在裏佈壇先做一起超渡法,再回去你妹妹那裏。」
當我完成法事後,天色已是傍晚時分,聯同張生張太再到張太妹妹家宅去。
一進門,郭生說:「明大師,不好了?」
「有事慢慢說。」
「我向地產經紀查問,最初他們支吾以對,後來我告訴他我太太發生事故,很容易弄出人命,我會投訴和控告他,他才肯說出來。」
張太非常關心妹妹,問道:「真的發生了事故?」
「原來上手業主的太太搬進此宅後,精神出現問題,幾乎想跳樓自殺,後來業主聽人說安了地主神位,業主的太太好像好了一點,不過業主都是把居所出售,可是他搬走時沒有把地主神位搬走,據說是把那些東西留下。」
陳伯母問我:「明大師,那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會留下?我已把地主神位丟了。」
「當日沒有經過一定的儀式請走地主神位,反使那些東西肆無忌憚,但因為你們是新主,舊主神位不會保護新主。」
陳伯母說:「那怎算好?」
「這樣吧,我先佈壇唸一起經,郭生你扶郭太出來。」
我佈好壇後,張太和郭生扶了郭太安躺在沙發上,於是我唸經誦咒,突然,郭太坐起,怒目而視。
我立即指示郭生和張太左右按著郭太,叫陳伯母把我剛才在張宅唸好的大悲水灌給郭太。
郭太本能地掙扎,但當然敵不過眾人之力,最終被灌喝了大悲水。
郭太奮力掙脫眾人的按捺,仍怒目而道:「我死不冥目。」
我連忙左手結金剛拳,右手結無畏印,口誦般若咒。
漸漸郭太臉色緩和,我問道:「你是誰?」
「我叫小蓮。」
「有何冤屈?」
「我是在這裏被人推下去的。」
眾人一聽,心頭不止涼了半截,兼且雞皮疙瘩。
「明白,但你在此徘徊不去,擾攘陽人,自身不靖,你更難往生,不若我送你大懺,讓你好走。」
「多謝大師,求望大師能為我一伸冤屈。」
「你說說看。」
Lopopo
|
原帖由 ming9705 於 16-04-04 發表
(六)

「我要先回張宅看看,回頭再過來這裏,陳伯母,麻煩你替我買些應用物品。」




hongbb1116
|
Powered by Baby Kingdom

隨時隨地瀏覽及討論更多親子話題

開啟親子王國 App
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