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藍月亮的寵物與奴隸-07話(16/8更新)

Heaheatuo
|
本帖最後由 Heaheatuo 於 18-8-16 14:42 編輯

閒來無事寫下文,不定期更新。(emoji)
呢套係一套含穿越,浪漫甜蜜,皇權戰爭,
的輕小說。

鍾意睇漫畫小說既可以支持下。
文筆一般般。
希望大家鍾意又可以娛樂下。

(emoji)簡介(emoji)
一位來自外星《亞爾蘭帝國》的王子殿下「 伊洛特·青夜」,為了奪回王位繼承人的位置,到達位於地球一處「香港」找尋遺失已久的黑石。
在一次戰鬥中,女主柊若柃(19)誤闖進了他所佈下的結界內,導致2人被迷之手鐲連繫在一起。
她-被迫成為了他的奴隸!每天過著為主人煮飯,打掃家務的生活。
新奇古怪的各種衝擊!邪惡的蜜語!

到底她們的命運將會如何?
一位王子,一位奴隸,一隻寵物的奇幻生活(emoji)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第一話
‘’ 救我... 拜託...我...需要你!”
若柃從睡夢中緩緩醒來!
想起剛剛在夢內的女聲。
「原來是個夢。」
“叮叮叮叮!”身旁的小鬧鐘突然響起來!
嚇得她慌忙看了一看!
「啊~!!!快遲到了!」
她從床上飛快地跳下來,換上外出的衣服。
走進浴室內梳洗。
不到幾分鐘,便跑著小步,關上家門。
沿著小路跑向公司去。
終到達了工作的地方
「Maid Cafe」。
“叮噹”門鈴發出響亮的聲音!

「午安啊!小柃!」

迎面而來的是她的好友---沈冬。

「抱歉啊!差點遲到了!」

若柃雙手合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沒關係啦!反正老板還沒有到來!」

「哈哈哈!」
2人細聲說,大聲笑的。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完全忘記了某人的存在。
「呆在這兒!干什麼!還不快去換衣服?」

這把響亮的叫聲,嚇得2人停下了笑聲。

這人正是經理--- 劉季。
「是!我立即去!」
小柃衝衝地跑進走廊,走到女更衣室內,關上門,換上工作的女僕裝。

“叮噹”店內的門鈴輕輕地響起。

走進來的是一對年輕男子,首先進來的是一頭金髮,皮膚嫩白,擁有一對碧海寶藍的雙瞳。

一身淺藍襯衫的少年。

跟著他的是一名身高加倍,一頭白髮, 係繫著長馬尾至腰間,衣飾至鞋子都是白色的年輕男子。

唯獨是同樣擁有一對碧綠的雙瞳。 「歡迎光臨啊!主人們!」

劉季與小冬熱情地招待著今天的第1位客人。 「這邊坐。」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請問要點些什麼?主人們。」小冬笑著說。

「 一杯熱朱古力,多奶。 一杯熱紅茶。」

一身純白衣服的男子悠然自在,輕聲地說道。

低沉的聲線令小冬不其然地細看著他。

「飲品來了!主人!」

小冬端著飲料,把它們放到桌上。

便站到一旁,細看著他們。

待續。。。
Heaheatuo
|
(emoji)第二回(emoji)-結界 
白髮男子正在品嚐熱騰騰的飲料, 
金髮少年細看手中的書本。 
2人沒有半絲言談。 

“叮噹叮噹叮噹噹” 
突然寂靜的空間被緊湊的鈴鐺聲打破。 
室內各處被染成濃濃的赤紅色。 
尤如置身在洪火中。 
除了2位少年,小冬與劉季卻慢慢消失在這空間中。
始時,門外傳來了一把鬼異的男聲。 
「嘿!獸獵時間-Start!」
一位身穿黑色西裝,深黑色斗篷的。 
橙色頭髮的男子揮著劍從外闖了進來!



「阿爾蘭帝國的小王子!」 
「來吧!把你的身軀奉獻給偉大的主人吧!」 

少年面對鋒利的劍鋒, 面上沒有半點畏懼。 
一點也不動地坐在椅上。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手上的利劍劃出一道道火紅的烈炎,包圍著四周,向著坐在椅上的金髮少年刺去。 
「阿爾蘭帝國的小王子!」 

「來吧!把你的身軀奉獻給偉大的主人吧!」 

少年面對鋒利的劍鋒, 面上沒有半點畏懼。 
一點也不動地坐在椅上。 
坐在他身旁的白髮男子迅速站起,綠瞳亮起靈光,雙手扶著少年的腰部,以比光速更快的速度離開,退到椅子後方。 

餐廳內的傢俱頓時傾倒四散。 



「來吧!低殘的可憐蟲!下任皇位繼承人必定是我家主人的囊中物!」烈劍繼而向少年狠狠刺去。 



白髮男子冷酷地,面不改容,擋在少年身前,避過劍鋒,躍起右腿向前方的桌子底下大力一踢。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哐-----!」 



桌子被利劍瞬間斬成半開,掉到地上。 



「讓我把你奉上給我家主人!哈------!」 



這時,若柃在更衣室內聽到從外傳來的各種敲打聲。 



感到奇怪的她,回到走廊上,沿著通道向著餐廳方位走去。 



利劍再次向著少年2人刺去! 



白髮男子帶著少年躲避著。 
Heaheatuo
|
「啊啊啊------!」 

突如其來,傳來了一把女子的叫聲。 
令2人回到一看,只見利劍已深深地刺進一位年輕少女的胸前。 
烈火四起,包圍著少女四周。 
而這位少女正是若柃。 
各人露出驚訝的神情,看著她不支地倒在地上, 逐漸地一動也不動。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tsung
|

alanmama18
|
回覆 tsung 的帖子

tsung
|
alanmama18 發表於 18-6-13 13:21
回覆 tsung 的帖子



Heaheatuo
|
alanmama18 發表於 18-6-13 13:21
回覆 tsung 的帖子


(emoji)謝謝支持!(emoji)
tsung
|
Heaheatuo 發表於 18-6-14 01:59
(emoji)謝謝支持!(emoji)


Heaheatuo
|
本帖最後由 Heaheatuo 於 18-6-15 15:51 編輯

🌟第三話-封印🌟

男子從少女身上大力地拔出劍子!
並提起右腳大力地踢了右肩一下。
血液頓時從傷口處噴濺出來。
少女頓時倒在地上。
「嘖!哪裡來的地球人!壞了我的好事!」
他一臉嫌棄的看了看她。

「不過,不要緊。下一個就是---你!」

繼而嘴角揚起那邪惡的笑容,並提起燃燒著火炎的劍指向少年。

隨後,便一躍而起向著他揮劍殺去。

正當他將近少年身前。

「怎麼.....!身體...動不了!」

霎時間,他身後躺在地上的若柃身旁突然出現一團團的黑色液體,
發出強烈的紫光,地上並出現仿似印記的圓形圖騰。

那些液體以驚人的速度向前方空中移動,並纏繞著他的四肢。

「小心啊!殿下!」

少年躲在白髮男子身後。

看著眼前的敵人被緊密而有力的液體緊纏著,懸空地動彈不得。

發出陣陣痛苦的叫聲。

他用盡僅餘力氣大叫。

「我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嘩啊啊啊...!」
遺下的只有化作星層,慢慢消失。



而那一團團黑色的液體亦退回到若柃身旁,靜靜地消失了,地上亦回復平靜。



少年們對剛目睹的景象產生奇怪的疑惑。

2人走近若柃身旁,仔細觀察她。

「死了?」少年問道。

白髮男子點了下頭。

「你看到嗎!剛才出現的現象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清楚。 但感應到力量中有一股強大的怨念,極度危險。」男子表現嚴肅說道。

少年看了一下若柃,便冷漠地回頭看著門外。

「走吧。解除這裡的結界。」



「是的。」男子低下頭,單膝下跪,向他表示服從。

他轉身步向大門,豈料室內環境突然變得昏暗,那些黑色的液體再度從若柃身旁地上出現,向他的身軀進發,速度驚人,一剎那便纏繞著他的右腿與手腕。

強而有力的把他拉至空中,向著若柃的方向,向後拖行。

「阿白!啊-----!」

「殿下!」

男子即使追趕上前,也已來不及握著他的手。

「啊!」

少年被摔倒到若柃身邊,倒在地上。

當他坐起來時,回過神。

那些奇怪的液體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殿下!」男子急忙上前伸出手扶起他。

少年皺著眉看著倒在地上的若柃立刻說道。

「剛剛那股能量又出現!」

「這種突如其來的怪物到底出現的目的是...難道....」

男子在言談之間,察覺到一些可疑的東西!

立刻緊張地握著少年的右手手腕說。

「殿下!你是何時被繫上這隻手鐲!?」

少年經他一問,看著自己的手腕,才驚覺自己的手腕已被帶上一隻金色,上面刻有各種藍色花紋、星星等圖案的手鐲。

「我立刻替你除下。」

男子雙手包圍手鐲,發出微量綠光。

嘗試破壞手鐲的結構。

「不行。依我看來,它是被某種能量牢牢緊鎖著。就連我都打不破!」他一面感到著急,一面非常嚴肅地說道。

少年聽後,異常冷靜。

低頭看了看倒臥在地上的若柃。

再度想起剛才的神秘液體。


「是·她!」他口吻非常確定地說道。

上前用手捉起了她的左手。

2人同時間看到她的左手手腕上繫著同樣的手鐲。

只是花紋顏色有所不同。

這次是粉色的。

「一樣的。」男子上前細心觀察。

「怎麼...會...她不是普通的地球人嗎?你能感應到什麼?」少年連番追問。

男子還未來得及回答。

「痛.......哎.....」從耳邊傳來了一把少女聲。

正是倒在地上的若柃。

她微微睜開了雙眼,緩慢地坐起身子,呆呆地看著2人。


待續...
Heaheatuo
|
待續...(3話圖片附上☺)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第四話🌟-奴隸
3人頓時靜默,互相對望。

少年與男子同時滿腦子疑惑,互相對望。

「啊...你們好...請問剛才發生....」若柃呆呆滯滯的看著少年,右手撫摸著後腦橢,不好意思地問道。

少年非常詫異。

“竟然沒有死去。難道...她忘記了剛才發生的事....!”他心裡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好法子。

他站起身子,伸出雙手上前扶起了若柃。

臉上顯露出微笑。

「你好,小姐。剛剛我們被敵人襲擊,很感謝你在危急之時拯救了我們。」

「啊...?」

若柃想了想,腦海一片空白。

「哈...不用謝...」

與其說什麼都想不到而不好意思地回答。

倒說只是面對著眼前的少年,清澈碧藍的瞳孔內充滿謝意,配襯閃亮的金髮令人不能說出“我不知道”這句話。

若柃看著四周凌亂的傢俱,還有感到左胸前有點隱隱作痛,再看著眼前2人,不禁覺得古怪起來。

「請問....你們是....什麼人.....?」

她遲緩地問道。

少年聽後微笑道。

「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 依洛特·青夜”。 是來自一個距離地球很遠的星球G170,名叫阿爾蘭帝國的王子。」

「旁邊的是我的寵物。阿白。」

少年伸手示意旁邊的白髮男子,笑著有禮地說。

若柃呆呆的,雖則自己從小都相信,在這個 世界上一定存在著不同種族。但實際上倒是不敢相信的看著他們。

「王子....?寵物?」口中只能道出這2句話。

「現在你看到的物件都是現實不會存在的景象,這裡是我們製造出來的空間。」

青夜表現友善, 試途解除她的疑慮。

「為了剛才的事,我想向你表示謝意。」

青夜雙手握起她的一雙小手。

微笑道。

「看到這隻金色的手鐲嗎?」

若柃看著左手手腕,確實有隻手鐲。

「嗯....這是....?」她好奇地問。

青夜指著自己的右手手腕。

「這是我賞賜你的禮物,只要手鐲一天仍在,我就是....」

「是....?」

「你的主人!我的奴隸。」

青夜一臉非常滿意的笑著對著她。「啊…!?奴隸?」

若柃聞“奴隸”這2字,下意識立即鬆脫了他的雙手,向後退了一步。

「不用害怕。這是我國的最高獎賞!以後你就是我的人。」

青夜口吻輕笑的說。

若柃還未來得及回應。

「我們很快會再見。」

一陣狂風吹過,若柃只好以手腕遮擋著臉部,閉上眼睛。

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室內的傢俱已回復原來的模樣,非常寧靜。

各式各樣的客人正在享用他們的餐點,小冬和劉季亦在忙著招呼客人。

只有她呆呆的站在中央。


待續。。。
Heaheatuo
|
🌟第五話🌟-命令
「小柃!你換好衣服了!」
大聲笑著和她說話的正是她的好友-----小冬。

「沒事吧?看你呆呆滯滯,滿懷心事的。」

若柃聽到小冬的話,回過神來。

「沒什麼。只是近來睡覺時總是夢到個怪夢。」若柃輕描淡寫地解釋。

「對了!今天的客人中,你有沒有看到一位金髮少年和一名白髮男子?」

若柃似乎有意向小冬查證剛才發生的事情,是否真實的。

「嗯......沒有!」

小冬雙手食指指著自己的腦子兩側。

深思了一下地,明確地說出。

若柃聽後,心裡想“難道只有我看到?”,她偷瞄了手上那隻沒有消失的手鐲,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哈…!難道...你有了新的意中人?」小冬露出古惑的笑容。

「才沒有!...」若柃慌忙緊張的說!

「嘿!你要注意身體哦!星宇哥會擔心你的!要是再像之前一樣出現暈眩,要告訴我們哦!」小冬用手搭著若柃的肩膊,叮囑著她。

「嗯。知道了。」

2人面對而笑,其後若柃便回到自己的工作岡位上,陸續招呼到來的客人們。

直到晚上11時,餐廳才正式關門。

2人便換回便服,離開餐廳。

若柃和小冬道別後,便獨自歸家。她的家是位於一棟私人樓宇中。

是她與母親,繼父,以及弟弟的安樂窩。

每次當她晚上回到家時,家人都已熟睡了。

客廳的飯桌上都會留下精心烹調的夜宵。

若柃吃過後,便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自己的房間內。脫掉身上的衣服,走到浴室,開出暖水,拉起浴簾洗澡。

水流從上而下流過時,是消退一天疲勞的好時機。亦是她平靜下來沉思的時間。

她細心回想今天在餐廳內發生的事。

每次憶起換完工作服後,走出走廊,回到餐廳中央時,便記不起來。

還有少年說的拯救一事,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這些都是令她感到迷惑的地方。

她看著自己的左手腕上的手鐲。

「奴隸....?哈!我才不是。沒事的!」

她笑了笑,猜想大概沒有問題的,安慰自己起來。

她拉開浴簾。

正想從浴缸上回到地上。

「我們又見面了,我的小奴隸。」

傳來一把明亮而熟悉的男聲。

她頓時身子僵硬,停止了動作,抬起頭。

眼前是今天在餐廳內遇見的其中一位奇怪男子,自稱為外星王子的金髮少年。

他身穿黑色短款西裝外套,內裡穿著黑色三角領口的襯衫,頸上帶著黑色皮繩的頸圈,與今天在餐廳內的服飾截然不同。

帶有幾分冷傲的感覺。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若柃,笑著向她輕輕揮手問好。

若柃立刻意會到自己的裸體模樣被他看光了。

「啊啊啊------!」

她下意識只懂得用浴簾遮擋自己的身軀,並且大聲尖叫。

「變態!出去!」

青夜輕輕地笑了笑,目光直視著她,完全沒沒有離開的意圖。

「不用驚慌!我什麼都沒看....」

若柃便把香皂從浴簾隙縫扔到他的頭上。

「哎!」青夜的額外正正被扔中了。

「出去!」若柃再次大聲說出。

青夜摸了摸自己的左額 ,有點不滿的開了門,再關上門,走回到房間中。

他環顧四周,感覺房間的佈置比較簡約,但從書桌上方牆壁上貼著的一張張她和朋友,親人的合照看出,仍然不失少女味。

這時,浴室的門開了,若柃從門的隙縫間偷看房間的情況。

剛好與青夜的目光交錯。

「嘟嘟....嘟嘟嘟....... 」若柃的手提電話在床頭旁邊的小櫃上響了響。

若柃見狀看了看青夜,見他暫時沒有別的古怪行徑,便盯著他,像蟹一樣貼近牆壁橫行地走過去。

她那醜陋的步姿,青夜也看不下去。

「別走得像蟹一樣!」忍不住發聲。

若柃完全不想理會他,只顧拿起手機觀看。

按著手機,期間嘴角微微笑了笑,好像忘記了青夜的存在。

青夜看著她,洋溢著稍微幸福的臉,

和剛剛的神情恰恰相反,大概是他前所未能擁有的感覺,心內有點不知味兒。

「和誰在發送信息?」

「啊!」

他從後一手把手機從若柃手中拽了過來,舉起來看。

若柃併命伸手搶。

但因高度的問題,即使踮起腳尖,都拿不到。

青夜看到發送信息來的是一名,深紫色頭髮,暗紫瞳的年輕少年。樣子看起來正直穩重,年齡比若柃大少許。

信息內寫著「聽小冬說今天你的身體又出現狀況?回家了嗎?沒事吧?」

若柃回覆「沒事。只是近來睡覺時都會發個怪夢,有時候有點暈眩無力。現在在家了!」(笑臉)

「明天送你去上班,12:00門口等。」

「麻煩你了,星宇哥。」

青夜猜測應該是她的意中人。

「男朋友?看你那一臉幸福的?」他說話有點輕浮地嘗試試探她的心意。

「才不是!和你沒關係!變態佬!」若柃雖則表現得有點不好意思,但回答迅速,並停下動作,不滿地說出。

他聽出語句間存有多少愛意,即使否認也難以掩飾。這些舉動令他變得異常不悅,就連他也不太明白自己為何會這樣。

「既然是...這樣...!就別再在我的面前露出那種神情!」

他把手機掉到桌上, 左手從後繞過若柃的纖腰,右手一把抓著若柃的左手腕,直視著她。

精緻的五觀,深邃的眼窩,使她動彈不得, 尷尬非常。

「.........!」

「乖乖當我的人,我說過,只要手鐲一天仍在,你也是我的。」

若柃也是首次面對這樣直白的表白,需則只是作為奴隸的存在,但已叫人不自覺心跳加速,臉上泛紅。

「啊......放....開我!」

若柃試逃掙開他的手

青夜鬆開了手,她退後了幾步,摸了摸自己的左手手腕。

「明天開始,就來我的家工作,我已和你的父母說了,月薪計算,他們也非常同意。除了你平常在餐廳的工作,其餘時間就來我家吧。我會叫阿白準備一間房間給你。」

「我不....!」若柃話沒說完,距離青夜身後一段距離的門前,出現了一位男子。

這位男子正是今天在餐廳與他在一起,稱他為「阿白」的白髮男子。

「殿下,已經準備好了。可以行動。」他單 膝跪著,低頭說話,聲音低沉。

「好,我們明天見!小奴!」

青夜笑了笑,轉身站到阿白身旁,一道綠光閃過,2人便離開了。

留下她一人站在原地上。

這次若柃清楚得知自己今天內發生的事情都是真實的。現在她想不到反抗的方法,只能一步步面對。

待續。。。

Heaheatuo
|
待續。。。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Heaheatuo
|
🌟第六話🌟盜賊
夜深人靜,當大家正在進入夢鄉之時。
有一群人為人民,正義而生的,在暗黑的環境中,努力行動。

他們便是九龍特別行動小組的各位成員。

只要有解不開的案件,都會一一交由他們處理,他們的行動亦不會向外界公佈。

「這裡的位置是展覽館的大廳,所有燈光,監視器已完成安裝。只要他們到來,我們便會抓住他。」

從耳機傳來一把年輕男子的對話。

「各位到自己的岡位準備。還有5分鍾。」

回話的是一位擁有深紫色頭髮,暗黑紫瞳,外貌給人感覺嚴謹,正直不阿的年輕少年。

他身穿黑色短款西裝外套,配襯簡單襯衫,黑色西褲,頸上繫著名牌至胸口前,名牌上寫有“九龍特別行動小組高級督察-沈星宇”。

「你們真的能抓住那群盜賊嗎?那條心之海洋頸鏈可是今次展覽會的重頭戲!總價值三千多萬元的!」

在和星宇一同在頸鏈展館旁的小房間看著監視屏幕的老佰伯不放心地問。

「我們已安排偽品代替真品,擺放至展館的玻璃飾櫃內,已安排人手在後台監視,只要他們一有所行動,會立刻捉拿。」 星宇逐一講解他們的部處,以途減低那位老伯的擔憂。

「哦.......但是真的那一條頸鏈放了在哪裡?我老人家頭腦不太好,忘記了....」

「已經被鎖在安全的地方。就在....」

星宇用手指示意他們身後的夾萬,暗示以防被偷聽。

老伯得知頸鏈存放在夾萬內,安心地笑了起來。

突然,屏幕和電燈同時間被熄滅。

氣氛令各人的神情也變得緊張起來。

「立即開啟後備電源!各位戒備!」 星宇對著耳機說道。

吩咐躲在展館內的各位下屬準備捉拿犯人。

「你們留在這裡繼續監視,有任何消息立即通報!老伯你就留在這裡吧,他們會保護你的!」

「是的!」3位坐在屏幕前看著的成員回應道。

「哦哦!有勞你們了!」

老伯謝過他,他便離開房間,跑到旁邊的展覽館後台,在報幕後面會合各位成員。

他們雙手拿著手槍,等待犯人行動時立刻捉拿。

從布幕隙縫間監視,有3位男子高一米七左右, 臉上帶有黑色口罩,身穿一生黑色緊身衣褲,手帶手套,動作敏捷純熟。

其中一位男子透過精密的眼鏡儀器,拿出手機解除了室內的紅外線警報器,走到玻璃飾品櫃前,其餘2人在身後拿著槍作掩護。

男子似乎有所避忌,小心翼翼地觀察飾櫃,確保保安系統關掉才下手。

他迅速地掀起玻璃飾品櫃,用手緩緩拿起了那條心之海洋頸鏈,擺放到自己的腰袋中,並用手示意同伴離去。

當他們正準備離開之際。

星宇右手向前一揮,下令眾人穿過布幕,上前捉拿犯人。

「站住!立即放下手上的武器!你們已被包圍!」

星宇和5位隊員舉起手槍,呈半圓形包圍著那3名盜賊。

其中2名盜賊,微微轉身,慢慢放下自己的手槍。

當其中一把手槍將近放到地上時,另一位盜賊即有所舉動,從腰袋中意途抽出可疑的東西。

其餘2人亦想有所反抗。

「砰!-------砰砰!」

電光火石間。

星宇沒有多餘思索,立刻扣下了板機,其中2位盜賊應聲倒地。

另一位側被其餘隊員, 指示放下武器,鎖上手銬,並坐在地上。

他們從腰袋內搜回那條頸鏈。

正當他們以為任務完成,處理現場環境準備離開在即,從各人耳機內傳來一陣淒厲的叫聲,和嘈雜聲。

「阿中!阿中!請回話!」

星宇緊張地傳話。

可是對方沒有任何回應。

「阿源!十仔!TK! 召喚救護車,再帶犯人上車回去!其餘人跟我來!」

「是的!」

他一聲命令,各人便各自行動!

他帶領著隊員“阿憂”,“GG”,2人穿過布幕,原通道跑到去隔壁監現房。

到達後立刻打開房門,環境漆黑一片,監視屏前的隊員已倒臥在地上和椅子上。

只見黑暗中有2個高約1米七,與1米8左右的男性身影。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

星宇舉起手槍指向他們,喝令2人。

「阿頭!夾萬內的頸鏈不見了!」阿憂在他身後緊張說道。

「交回頸鏈出來!」他繼續命令。

「與其緊張那條頸鏈,倒不如緊張一下那位主人...」其中一名身高較矮的男子背著他們輕聲笑道。

眾人聽後頓時發現老伯伯確實不在!

在那一瞬間,他們躍起,撞破前方的玻璃窗戶,一躍而下。

星宇和眾人被驚醒,上前追到玻璃窗旁。

環視下方地面並沒有人。

抬頭觀看上空,只見2人帶著金絲花紋眼罩,看不清臉頰五官,月光下映照著亮麗的金色短髮,另一人則一頭白髮長馬尾,一身白色西裝, 肩膊上的披肩在空中飄逸飛馳著。

最後消失在萬里星塵中。

「先找回老伯再說!」

「是的!」

星宇根據近來的幾宗離奇案件,直覺他們不是普通人類,唯現在只能吩咐阿憂2人先尋回老伯伯。

3人分頭在展覽館的3層樓層搜索 ,直到十五分鐘後才在監視室旁,一間門外貼著“禁止進入”的清潔房搜救出他。

那時老伯已昏睡了,眾人把他送上救護車,送到醫院去。

其後,他們封鎖了展覽廳,監視室等地方,便回到他們的總部。逐一將剛才的情形紀錄在案,有待明天向上司會報。

在他們正苦惱著如何交待頸鏈被盜一事時,暗處中已有一群人在蠢蠢欲動。

那就是-------

「這次的頸鏈如何?」發問的少年正是青夜。

「看樣子寶石閃光熣燦, 不愧為難得一見的寶石。」站在他身旁的阿白把頸鏈舉起,月光映照著它,閃閃生輝的。

「這種東西大概只有人類才會喜歡,再精美,內裡空洞,沒有靈魂的,都是毫無用處。」青夜冷冷一笑,看著廣闊的星際,遠方的一棟棟雄偉的大樓說道。

「好吧,先拿回去檢測。依現在情況來看,我們要盡快找到幽閉森林那顆“黑石”出來,以助我奪回繼承人的位置。你去買一點甜食給阿童吧。這次他做得不錯。」

「是的。阿白謹遵吩咐。阿童少爺必定會很高興。」

阿白笑了,雙手放身後附身說道。

他們站在咫尺高昂的大樓上,附視著萬里雄偉的各種高樓大廈,地上各種生息。

微風輕吹,夜空看似寂靜。

實則暗處裡藏著各種危機,正一步步向他們迫近。

待續。。。

Heaheatuo
|
<第七話>退路

晨光初現,和暖的陽光從雲層中,緩緩照耀著大地。

在隱蔽的山頂上,隱藏著一棟西式大宅。

這裡地勢偏僻,日常外人是不能到訪的。

皆因這裡是位於結界內“交界處”的領域。

一方若在內,若不對外開放,另一方則不能擅自闖進來。

更何況是平常人。

青夜在大宅的1樓書房內,坐在窗戶前的椅子上。

陽光透過窗戶,微微照射進來。

他正在細閱手上的報告。

報告上印有若柃的照片,姓名,住址,朋友等詳細資料。

「待會兒按計劃進行吧,你打點好一切。」

青夜吩咐道。

「殿下,你為何留那個女的在身邊...?實在不像你平常的作風。」站在一旁打點一切的,阿白好奇問道。

青夜低頭忍不住笑了起來,大概是沒想到一向不多發問的阿白竟會這樣問。

「現在我們同時被繫上一樣的手鐲,對於這件事,那種不明的奇怪力量,表面上是和這個女有著關係。但實際是敵是友還不清楚,留她在,必要時也可以利用一下。」

他站起了身子,把文件單手交給阿白。

「反正怎樣看她都是一個普通地球人,沒有任何背景,留她在,多一個僕人可用,都蠻有趣的。」他輕笑道。

「殿下的心思,真是心細如塵。我先去準備車。」

阿白微微附身,收起文件到櫃內, 離開房間準備車輛去。

大概十一時左右,青夜從大宅離開,走到前面的庭園中。

阿白已打開了車門,迎接他。

他坐上了一輛全深藍色的平治房車,阿白負責在前排駕駛,沿途青夜在後座一邊聽著電台廣播, 一邊看著大街上的各式風景。

車內的電台廣播剛巧播放著“以下為特別新聞報導!”

“原定明天會在灣仔會展中心舉行的珠寶展將如期舉行。今次將會是那條舉世聞名的「心之海洋」的頸鏈首次展出。市民應該很想一賭其風采!”廣播員正熱情地介紹著。

“但昨晚有小道消息,好像被一群盜賊選中了,成為今次的目標!不知今次展覽能否如其進行!我們派出了記者去進行直擊!交比CiCi!”

「把音量調大一度。」青夜對廣播似乎很有興趣。

阿白把音量調大了。

“係!我係記者CiCi!------就事件我們一早訪問了有關活動的保安人員,但他們都不作任何回應!唯警方代表只說了,活動會如其進行,未知頸鏈是否會如期展出!報導完畢!”

青夜聽到報導後,忍不住看著窗外的風景笑了起來。

「人類原來是一種很有趣的生物,每天都充斥在慌言之中...」

「殿下,那條頸鏈....」

「一會兒,你去處理吧。」青夜笑了下,好像期待著什麼事情一樣。

阿白把車子駕駛到一棟樓宇前的馬路旁,停泊了下來。

他先下車,再走到後座車門前把車門打開,讓青夜走下去。

2人沿行人路,走進該樓宇的大堂,乘搭了升降機,到達了15樓。

阿白按下門鈴。

「叮噹....」

把門打開的正是若柃的母親-紅月。

她看到青夜,欣喜的打開了鐵閘。

「你們好啊!原來是你們!」她笑容親切,迎接他們步進屋內。

「你好,伯母。」青夜有禮的說。

「來找若柃嗎?她在房間內!」她一面笑說著,一面和他們走到若柃的房門前。

她敲了敲門。

「若柃!有朋友找你啊!我們進來啦!」她在房門外大聲說著。

「是誰啊?-------」

若柃回頭一看。

是昨晚的怪人。

馬上變得有所戒備起來,緊盯著2人。

並走到母親旁邊,說起悄悄話來。

「你為何讓他們進來...?」若柃追問。

「什麼啊...他們是你的朋友!還有昨天他們還幫我們修理好那台洗衣機!我們跟他們說好了,你以後可以在他們家工作,薪金好,時間好!你不是一直想找多一份兼職嗎?這樣就不用擔心我們啦!不是嗎?」紅月解釋得振振有詞。

她可謂說對了,但若柃心裡卻是十萬個不情願。

特別是面對這2位怪人,更是不能掉以輕心。

青夜雖然感受到她的不快與不滿,但他的心裡倒是在暗暗偷笑著。

「你已整理好行裝嗎?我們要起程了。」他友善地提醒。

「就這些就可以啦!」若柃隨手從床上撿了幾件襯衫,就放到袋內去。

「那麼,我們起程了。休息或假期她會回來的!」

「再見,媽....」若柃不捨地小聲的說道。

青夜向紅月交待完,紅月臉帶溫柔地笑,或許是覺得女兒可以長大了,遇到有不錯的人能照顧她。

她在大門前揮揮手,看著他們沿通道走廊走去,接著乘搭升降機到地面去。

他們走到前方馬路旁停下,迎接她的是一輛深藍色私家車,外表低調陰沉,帶有濃濃神秘感。

若柃的感覺是覺得和他們2人的身份非常匹配。

阿白率先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單手附身說道。

「請吧。柊小姐。」

若柃心知這次已沒有多餘的退路,唯只好硬著頭皮,搭上這一步。


待續。。。
Powered by Baby Kingdom

隨時隨地瀏覽及討論更多親子話題

開啟親子王國 App
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