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點解咁多冧樹? (詳細分析)

杜小田
|
本帖最後由 杜小田 於 18-9-20 11:01 編輯







「香港的盆栽樹,恰似香港打工仔」- 學者陳雲評政府樹木政策


超強颱風連續兩年襲港,今年「山竹」不單令香港變成澤國,多區停電停水,大量樹木更被吹倒,嚴重影響交通,有行人路及馬路直至今日仍被塌樹所阻。
對此,曾於香港政策研究所、藝術發展局及民政事務局任職的學者陳雲認為,香港政府成立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訂立樹木法和樹木名冊,皆不能滋養和保護香港樹木,而且效果適得其反。風災過後他一連在Facebook上發表多篇文章,以公共行政角度出發,批評港府長久以來對於樹木的政策,直接導致今日市面的慘況。

他表示,香港颱風或大雨往往有大量樹木倒塌,是因為二次戰後,百廢待舉,英治政府由於經費不足,隨便地在路邊未挖深的地方、下面有水泥塊、廢棄電線或堆填土的地方種樹,以致樹木於淺土層生長;這些樹木不單耗費水源灌溉,而且由於根植得不夠深,容易連根拔起,生長也不健康。「香港的盆栽樹,根不深,但要負擔龐大的樹冠,風吹雨打,入不敷支,恰似香港的打工仔。這種情況,我知道了很多年,香港庫房公帑充足,但政府毫無改善之意。」



目前香港政府沒有愛護香港的仁心 

「董建華的時候,我在政府提過要仿照德國的植樹工藝,重植馬路的行道樹(用挖樹機整棵架空樹木,深挖之後清除雜物,放入培土;德國戰後經費不足,城市瓦礫之中種樹,故此必須重新深植),但後來遇到沙士,經濟衰退,事情不了了之。畢竟這些深耕細作的政務,愛護香港的心,不是特首領功的大龍鳳。我當時甚至聯絡過德國的海外援助部門,這種工藝可能用非牟利的方式技術轉移來香港。這幾日我都頗為不開心。如果當時政府做了重植工作,到現在十多年了,樹木傷亡應該不會這樣慘烈。」


杜小田
|
本帖最後由 杜小田 於 18-9-20 11:02 編輯

「至於倒下的樹木可否扶正而重植,要看成本和決心。在成本上,重植應該不行,根斷了,要重新深挖,培土,而且密切呵護觀察才可以,成本太貴。當然,如果是我主政,我一定盡量重植,削枝之後減輕負擔而重植。因為居民見慣了樹形,希望重新見到。這種見到樹木康復的感覺,是災難過後重要的社區創傷治療。
這些仁心與政術,並非目前這種香港政府可以明白。」 那麼,路邊樹應種植何種樹木最合適?

陳雲認為要種植能結出果實的樹(德國、韓國的例子),務求果實可以安全讓鳥獸甚至市民食用 —— 大前題是優良的水土與空氣。「這才是真正為國為民之道。目前特區政府把持大量公帑,確是亂來,修剪、斬樹,見枯樹就斬殺,之後土層未修好就隨便種下榕樹之類的粗生樹,根本皮毛都掂不到。」


另外,陳雲又提到,市內樹木之養護乃複雜的人文生物地理問題,所牽涉之部門和社區合作太多;若額外立法、立名冊、設專責部門,該部門將負擔不起行政責任,故此,唯一做法就是外判及斬樹。 蠢制度將好官逼成衰人 「將行政責任外判,見病樹就斬殺,將塌樹傷人的風險減到最低。結果是:樹木毫無改善,而且見問題就kill。因為立法和設立專責部門之後,你(編按:市民)找到投訴的target(編按:官員),那個target不是傻的,一定會推卸責任。做官的多數是好人(這是實情),但好人要擔負這種無盡的責任,好人也難做,唯有做衰人保命。好多官,就是被蠢制度逼成衰人的。」
杜小田
|
本帖最後由 杜小田 於 18-9-20 11:05 編輯

「解決方法,是解散樹木辦
將資源和人手調回漁護署(編按:漁農自然護理署),用一個綜合部門處理種樹養樹的綜合政務、負擔綜合責任。漁護署的行政範圍廣闊,即使樹木保護不足,大把人負責,不會丟官的!但樹木辦公室只有一位主任,該人失職,就會因此丟官。」

「這種事,各位要知道。因為議員、壓力團體、環保組織一定只會說立法、監督、設立專責部門、訓練樹藝師之類,陳雲以過來人的為官經驗告訴各位,這正是領嘢領到正一正。樹藝師在樹木辦公室這種單一責任的官署,只會變成 tree killers。

保護樹木,千祈唔好額外立法、千祈不要設立專責辦公室。這些經驗,我不講,無人知道的。這些公共行政技術,我公開傳授。歡迎廣傳。這次颱風,樹木要死的都死了,香港社會不要再蠢下去。」 對於已塌下、死去的樹木和枝幹,又可以怎樣處理?陳雲說,倒下來的主幹可保留作工藝用途,即使並非良木仍可拿去做籬笆。

「燒柴在香港就不行,除非是冬天的郊外。枝葉用機器絞碎,做舖在花圃上面的碎木,防止野草生長,也會變成堆肥。如果枝葉的碎末堆積太多,可以在康文署的公園部門送給市民,好似咖啡店送咖啡渣給市民一樣,有什麼難?然而,康文署自己有這種工藝,卻容許外判公司直接將平日砍掉的樹木送去堆填區。政府的領導不行。這些既是環保,也可以推廣種植,產生就業機會。」 「你該知道,這是我無法在政府留下的原因。儘管這句話會令你覺得我囉嗦和無聊。」

「香港建國之後,會用先進園藝工程,連泥土挖起有問題的樹,修好土層,補充泥土,盡力使到樹根下接地下水,之後將樹木重新種下。」陳雲說。


(圖片來源:陳雲個人Facebook,攝於9月17日「山竹」蹂躪過後的沙田)


cattz288
|
杜小田 發表於 18-9-20 10:59
「解決方法,是解散樹木辦,將資源和人手調回漁護署(編按:漁農自然護理署),用一個綜合部門處理種樹養樹 ...

樹木辦得幾丁友, 話會睇晒咁多樹, 就呃人喇
tinlong22
|
仲以為邊位仁兄講呢D

原來係陳雲, 唔怪得

係啦, 明架啦
民主大國, 預到呢D風
樹都唔會吹走, 頂多吹走間屋, 好未
點評
blackberry    發表於 18-9-20 11:56
littledot
|
tinlong22 發表於 18-9-20 11:06
仲以為邊位仁兄講呢D

原來係陳雲, 唔怪得

其實佢講得啱嘅,你睇吓park lane啲大榕樹就知
我早日搭車見到好多樹唔係吹斷,係連根倒下,我先同亞娘講,呢啲樹好慘,肯定俾人一二三鋸斷搬走,唔會晒時間晒工夫種返落去。
MsBusy
|
「香港建國之後,會用先進園藝工程,連泥土挖起有問題的樹,修好土層,補充泥土,盡力使到樹根下接地下水,之後將樹木重新種下。」陳雲說。



又搞港獨? 香港點建國?
怪獸青BB
|
種果樹嚟part我唔多同意,屋企附近某屋苑有種果樹(有果實但人應該唔會食),到後期係點?就係d果實全部跌曬落屋苑外嘅行人路,個條路平時好多長者小朋友路過,d果實有李甘大甘重,而且果核係非常大粒又硬,俾佢掟中會好痛。而且d果實其實係跌係屋苑外面,屋苑當人唔會派人清潔,所以都係要政府清潔工,日日掃,超級多,而且最擔心嘅真係會掟到人
SillyU
|
有什麼偶像,就有什麼fan屎,嘿嘿,建國之後種果樹
gm147
|
有冇計過重新種過 d 樹要幾多時間人手同錢?
sinohk33
|
本帖最後由 sinohk33 於 18-9-20 11:36 編輯

建國?

有民主就有飯食,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Amy1974
|
本帖最後由 Amy1974 於 18-9-28 00:57 編輯


。。。
littlecar
|
怪獸青BB 發表於 18-9-20 11:22
種果樹嚟part我唔多同意,屋企附近某屋苑有種果樹(有果實但人應該唔會食),到後期係點?就係d果實全部跌曬落 ...


係呀,自己野生種既果樹,一般D果都唔好食,真係成地係都唔會有人執,反而要出告示俾行人小心生果,我見沙田有間中學種既芒果樹就係咁。

MsBusy
|
SillyU 發表於 18-9-20 11:27
有什麼偶像,就有什麼fan屎,嘿嘿,建國之後種果樹
種果樹,收成可以賣比市民賺錢呀,
不過要移植挖地,重種,唔知先用幾多錢,
馬路兩旁種又會唔會有果實跌落而導致意外發生呢?
講幾時都好易嘅,不過首要先建到香港國
StrawberryLove
|
Amy1974 發表於 18-9-20 11:35
回覆 杜小田 的帖子

現實係,香港寧願將錢放係大白象工程,都唔從新種樹。你估一棵樹搬黎搬去就會死,你太睇小大自然既求生意志。
manyeef
|
其實香港咁細,要係路邊種樹根本就唔夠位俾樹札根
SillyU
|
MsBusy 發表於 18-9-20 11:43
種果樹,收成可以賣比市民賺錢呀,
不過要移植挖地,重種,唔知先用幾多錢,
馬路兩旁種又會唔會有果實跌落 ...
錢之嘛,佢哋覺得建國之後庫房啲錢可以任用架,叫國庫


beehoneybee
|
無睇晒,只睇題目,都覺得多餘,馬後砲,200幾公里颶風,樓都吹遙,樹唔塌就真係奇聞。
唔知有幾多人睇完佢篇嘢,又賴政苦。
blackberry
|
StrawberryLove 發表於 18-9-20 11:45
現實係,香港寧願將錢放係大白象工程,都唔從新種樹。你估一棵樹搬黎搬去就會死,你太睇小大自然既求生意 ...

你估移走哂香港既樹成本會係幾多, 可能比"巨白象"喎, 想得美!!!!

我家有棵芒果樹太大棵, 家人只問鋸一條分枝盛惠6000
Jasmine-4711
|
本帖最後由 Jasmine-4711 於 18-9-20 12:15 編輯

掘深d?咁下面的水管電缆煤氣喉電話及寬頻線點搞?

牽一髮動全身,在象牙塔上纸上談兵,談何容易
Powered by Baby Kingdom

隨時隨地瀏覽及討論更多親子話題

開啟親子王國 App
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