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話人唔好行差踏錯....

good_pig
|
今年30歲的阿Paul,由中學開始就在毒海浮沉,無論更生中心、戒毒所或者監倉,他都去過、住過。在鐵窗之間來回的日子持續了超過五年,抑鬱和絕望的感覺驅使他積極接受福音戒毒,不但成功戒癮,更決定以當社工為志向,重新執起書包,期望協助跟他一樣誤入歧途的青年。

「學校,同學之間我都毫無忌諱咁去講自己過去。大家都俾曬掌聲,好鼓勵。」Paul以為,社會已經接納了新的自己。但原來自己仍在「有歧途刑」。正式成為社工前,Paul在機場禁區做兼職電工,卻因為過去的藏毒案底被當眾解僱,十年內不可到機場禁區工作。不忿於自己被不公平對待,他四出申訴,卻發現原來香港相關保障落後,求助無援;最終甚至走到司法覆核一途,但奔波三年,依然無法還自己一個公道。「當日距離最後一
次犯事已經四、五年前,到一刻我係咪真係咁危險?」

Paul初中時在朋輩影響下接觸毒品,自始就陷入不能自拔的狀態。二零零五年起,他曾多次被控藏毒等與毒品相關的罪行並被定罪,最嚴重一次更被判監一個月。在最後一次被捕後,Paul在二零一零年起下定決心戒毒,在福音機構接受戒毒輔導一年後成功脫離毒海,同時他又擔當機構的朋輩輔導員,協助其他年青吸毒者戒毒。這一年的經歷更培養了他的職業志向,決心重回校園,花四年青春全職學習,要做一個註冊社工與年青人同行。

在二零一五年,Paul畢業後等待註冊結果期間,有電工經驗的他經朋友介紹,找到一份機場禁區的電工外判短工,以幫補家計:「我主動同佢講話我有案底,咁佢話ok,裡面有好多人都係咁。有個以前衰傷人,而家都做緊。」Paul於是放心去應徵,經過一日的訓練和自費幾百元購買電工「文房四寶」後,就開始返工。

當眾解僱

但這份「短工」比他預期短得多。第三天工作完結後,上司在狹窄的更衣室,十幾名工友面前,突然當眾將他解僱。「佢話:『你聽日唔洗返工喇,機管局佢唔比你入地盤做,你執埋出埋糧就以後唔使喇。』」

「下就覺得極度之難堪,極度之冇尊嚴囉。」Paul後來追問才得知,機管局因他的案底,而拒絕發出禁區通行證。他大受打擊,彷彿過去五年更生的努力一下子被徹底否定:「當我以為社會係相當接納我,一個咁努力去改變更生人士,但我去做一份基層工作,竟然要咁樣比你趕出地盤?當時我係冇辦法接受。」

無處申訴

Paul覺得不甘心,即使只是一份臨時工,他都想據理力爭:「刻我以為社會有好多機制去幫我呢類人免受歧視。咁我第一時間諗到係平機會。」平等機會委員會很快回覆,但原來香港現時的歧視條例並不涵蓋更生人士,他們無法提供協助。他又找過立法會議員和立法會申訴部求助,但都無法獲得任何實質協助。

Paul後來獲社區組織協會協助,在一五年十月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民航處推翻決定。但在過程中,律師發現民航處有一個非公開的機制,可就行政
決定作出上訴。所以在一六年四月,他們決定先撤回司法覆核,先向民航處作行政上訴。

同時,Paul引用「公開資料守則」,向機管局和民航處要求索取與自己相關的內部文件。根據那些文件,
他才得知民航處向他發出禁區通行證的「拒絕期限 (Objection expiry date)」為二零二一年五月五日,根據通行證的拒絕
條件,若申請人曾有與毒品相關案底,將由定罪日起被拒絕發出通行證十年,而Paul最後一次的定罪紀錄為二零一一年五月。

民航處一年後拒絕了Paul的行政上訴,他唯有在今年重新入稟申請司法覆核,作最後一搏。可惜第二次司法覆核的申請最終亦被駁回。法官認為在
行政上訴的過程中,Paul已經清楚得知被拒禁區工作的原因及審批通行證的準則,所謂「程序不公義」已經獲得補救。同時,法官指出,基於機場
較高的保安要求,以及對申請人的限制設有時限,當局的做法並沒有造成「不可接受地嚴苛的阻礙」,亦不屬於非法歧視。

民航處回覆記者查詢指,審批通行證的保安準則是諮詢過有關部門後訂立,主要考慮申請人曾否干犯與航空保安、危險藥物、暴力、不誠實或詐騙、非
法組織或刑事損壞財產等有關的罪行及其所犯罪行的嚴重性。至於每個罪行的拒絕期限長短,基於航空保安理由,不便公開。

保障落後

Paul三年來邊半工讀社工系學士課程,邊為申訴事宜奔波,耗費了大量時間、精神,但始終無功而還,司法覆核失敗,事情只能告一段落:「呢幾
年,我慢慢睇到香港保障更生人士個制度係極之不足。首先香港係完全冇任何反歧視條例保障更生人士。換言之你職場因為案底遭受直接或者間接歧
視,其實你都冇申訴途徑。」

Paul表示,自己並非反對案底審查,只是認為審查的準則要公開:「希望個審查可以多少少準則寫出,即係究竟有邊案底係有機會唔得,有冇
邊係認為冇問題,同埋更生幾耐你會ok,等更生人士有一個盼望呢?」

記者曾經分別去信十二個政府部門,他們均表示沒有對申請人的犯罪紀錄訂有「拒絕期限」,亦不會單單因為個別申請人有刑事紀錄而不予錄用,每個
個案都會按個別情況處理。

對比其他國家,香港針對更生人士職場上的保障明顯落後。目前香港有一條《罪犯自新條例》,讓滿足特定條件的更生人士有機會「洗底」。若該名人
士屬於初犯,罰款不超過一萬或監禁少於三個月,三年內沒有再被定罪,就可以對外聲稱無案底。曾有多個案底的Paul,不受條例保障。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指,僱主若改變問法,即使符合條件的更生人士也可能要坦承自己的刑事紀錄:「如果唔係問佢有冇案底,係問佢有冇上過庭、被檢
控過,又或者被定過罪,呢位僱員可能都要去答真話。」這種情況下若選擇否認,僱主可以追究。

但以英國和澳洲為例,兩國皆有訂立指引,規定敏感行業(包括:教育、醫護、紀律部隊、法律等)以外,僱主不可索取僱員的犯罪紀錄;若有需要取
得求職者的刑事紀錄,必需在招聘時清楚說明,並解釋原因。在英國,僱主因求職者曾被定罪而拒絕聘任即屬違法,除非當局確認該名人士不適合聘請
。而澳洲亦有立法禁止因犯罪紀錄而作出的就業歧視。

只求翻身機會

「對我而言,我覺得一份工作係一個身分轉換關鍵。如果你俾佢憑自己能力做到一份自己想做工作,呢個係更生人士由一個古惑仔、吸毒者,去轉
變成為另一個社會身分好重要既一環。」Paul認為,平等對待更生人士所代表的不但是「接納」,更是「尊嚴」。「如果一日個案件審查制度都係
將佢去排除好多行業度,剝奪佢好多權利時候,就算你點樣講接納佢,呢班人始終覺得自己係異類,永遠就係同人唔同,永遠低人一等。」

對於現已成為註冊社工的Paul而言,走了三年的申訴之路,並非志在要取回一份臨時工,而是希望推動政府檢討對更生人士的保障制度。去年Pa
ul更加入了「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為青少年囚犯爭取權益,說得上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我好想幫呢班更生人士、呢班人,咁我有
乜理由唔去關注社會本身對佢造成好多障礙呢?所以幾都好,自己對腳都行去做。」
Poyau
|
抱憾終生
machuchu
|
希望可以立列比機會他人都可以重新啟動
JoanC
|
所以禁毒廣告係話『生命無 take two』,世事真係唔係樣樣嘢都一定有人再俾機會的。
點評
wcpcelia    發表於 18-11-15 16:12
Charlie媽咪
|

good_pig
|
JoanC 發表於 18-11-14 23:22
所以禁毒廣告係話『生命無 take two』,世事真係唔係樣樣嘢都一定有人再俾機會的。
...




老實講....吸毒好少係因為一時衝動...打架都還可以....
我做老細, 請都請個身家清白啦
caryfox
|
面對現實,社會上還有大把工作可以做,
要社會接受你,先學會接受社會條例,
十年限期很快就過,現在只剩下4年,
保重
Chowying
|
睇見樓主寫嘅嘢, 我只覺社會唔公平, 非禮過嘅可以做律師, 非禮嘅影裙底嘅 依然可以繼續做會計師 做醫生, 法律恰窮人
cbeyond
|
Poyau 發表於 18-11-14 22:37
抱憾終生

當初條路係佢自己選擇, 要付出代價
Onlok
|
點解一定要做機場?
chengcheung
|
衰咁多次都無唔俾佢做社工吖
係要喺機場禁區啲咁高戒備嘅地方做嘢㗎咩?多餘!
安安份份做社工幫人好過啦
樣禾糖
|
其實十年又唔係一世,我覺得ok 喎。
當局有concern 先訂立10年,要怪就怪自己。
天真B
|
樣禾糖 發表於 18-11-15 01:02
其實十年又唔係一世,我覺得ok 喎。
當局有concern 先訂立10年,要怪就怪自己。
...

冇可能佢話已改過人地就要信佢,我係老闆都唔會博啦,為咩要信佢?佢係已改過的,大把工作可做,點解要選一份偏偏唔能夠的工作去要人信自己
樣禾糖
|
天真B 發表於 18-11-15 01:47
冇可能佢話已改過人地就要信佢,我係老闆都唔會博啦,為咩要信佢?佢係已改過的,大把工作可做,點 ...

仲要有多個案底,又係鐵窗來回5年,真係怪得邊個
dlee_ca
|
他曾多次被控藏毒等與毒品相關的罪行並被定罪

Come on, do not pretend you were a victim.
yurijm
|
又咁睇啦
唔罰重啲又點收阻嚇作用
有啲事,其實做錯一次就夠
例如司機醉駕有過失,都分分鐘奪去幾條人命
摧毀幾個大好家庭啦
唔通呢啲司機又行出來話社會歧視佢地
唔俾佢地做返本行咩?

而家做得返註冊社工已好好
我都係睇內文先知有案底
居然仲有得註冊做社工
咁原來一有學士學位就做到喎


stkyo
|
公平D講,申請係禁區入面工作,梗會有好多條件限制,你條件不達標,唔可能話人歧視你
Jnam
|
一個file咁花嘅人,同一個奉公守法嘅人處理係完全一樣,先係唔公平
點評
meow_day    發表於 18-11-16 17:07
Edithcsm
|
禁區咁細,香港咁大,一定要喺禁區工作咩?
有案底都係做錯事嘅代價之一,當然同普通人唔一樣啦。
good_pig
|
Jnam 發表於 18-11-15 03:49
一個file咁花嘅人,同一個奉公守法嘅人處理係完全一樣,先係唔公平

咪係,唔好玩浪子回頭金不換
Powered by Baby Kingdom

隨時隨地瀏覽及討論更多親子話題

開啟親子王國 App
繼續瀏覽